您是第 29246944 位访客
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执行动态
执行手记:正义的边界
 

“叮铃铃……”一阵急促的铃声突然响起,我赶紧放下手边的工作。

“你之前是不是经办过一起案件,申请人是一名阿公?”我抓紧在大脑中搜索经办过的案件,类似的案件挺多。“案件是赡养费案件,对了,那个阿公有点耳背。”蒋科那边估计忙成了一锅粥,倒也没给我太多的时间回忆。不过他这么一讲,原先的案件及那个阿公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。“嗯,记得。他在你办公室吗?我过来和您说明下情况。”

去年,这位老人曾捏着份判决书来到执行专区要求执行儿子的赡养费。通过了解,这位伛偻着身子的老人名叫老周,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民。他育有二儿二女,二女都已出嫁,两个儿子后来与其协商一致,写有分书并按印化押:新屋建好后,其住在周某辉房屋底楼和二楼;父母丧失劳动能力后,父母口粮田及自留地两兄弟对分,口粮每人每年肆佰斤大米、日常生活费每人每年陆佰圆整,柴烧两兄弟挨月、医药费及百年丧葬均由两兄弟各半负担。2014年,大儿子周某辉未支付赡养费,老周起诉至法院。此外,我还留意到判决书里老周的诉求里有这么一条:“未能安装自来水及卫生设施,给原告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”。可还未等我开口,老周已经抱怨开了:“天诛儿,不给我安装抽水马桶,还把马桶倒在我身上,都是屎尿啊”这画面有点太“美”,我又赶紧确认了原判决书,周某辉辩称已经安装,且原告也已认可。

此时,负责执行立案的小周说道:“阿公来了好几年,马桶的事情每回来都讲。不过他都是申请执行赡养费,案件都是执行到位的。他有点耳背,你讲话得大声点。”“那这案子问题应该不大,尽管父子仇怨很深。不过不知道倒马桶事情是否属实,属实的话,老周的内心可是受到暴击一万点啊!”我一边心里嘀咕着,一边启动执前督促程序,我通过老周给的联系方式联系了大儿子周某辉,他对赡养费无异议,也承诺立即来法院履行。后来他也履行承诺,支付了赡养费,案件顺利结案。

来到蒋科办公室门口,差点和一拨被执行人撞个满怀,看样子是蒋科刚刚处理完毕案件的当事人。进到办公室后,我和蒋科就原来案件作了简单说明,并问道:“今年还是赡养费1200元吗?”“除了赡养费,还有医药费386.5元。”话音未落,他抓起电话开始联系被执行人。

“你好,请问是周某辉吗?我是临海法院的执行法官。”

“我是他妻子,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。”对方一听是法院,估计猜到了大半,语气冷冷的。

“周某辉今年赡养费支付给老周了吗?此外还有医药费386元五角。”

“这个老不死的,赡养费不是已经给他了吗?怎么说没有?!!什么医药费?前些年都没有医药费的,凭什么要给医药费?”对方情绪有点激动。

“原来判决书明明白白,法院判决老周今后的医疗费,按票据于每年12月底前结算一次,由大儿子、小儿子各承担结算款额的二分之一。老周以前没病没灾没申请,今年因病申请了,当然包含医药费!”

“我不知道,你待会儿和周某辉自己说!”说完就挂了电话。蒋科露出苦笑,并大声问道:“老周!你儿子有没有把赡养费给你?赡养费1200元!”

“给我了,但是医药费没给我。法官你一定要帮我做主啊,他不仅不给我医药费,还拿他的手臂抡在我身上啊!”老周还没说完就开始哭起来,眼泪顺着深深的皱纹流下来。1936年出生的老周已经老态尽显,这场景让人看了心酸。此时,办公室的电话响了。

“你好,是临海法院吗?”

“嗯,你是周某辉吗?”老周儿子回电了。

“是的。赡养费我已经给了,什么医药费?”

“法院判决老周今后的医疗费,按票据于每年12月底前结算一次,由你和你兄弟各承担结算款额的二分之一。”蒋科又耐心解释了一遍。

“那也有票据啊?票据在哪里?票据是不是假的?”周某辉喉咙真是够响。

“周某辉,你作为儿子怎么是这么个态度?!你们的父子情就只值这300多元钱?票据就在我们法院!现在我们法院依法通知你及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,如果你不履行,我们将对你采取相应的强制措施!你愿意我们法院开警车去你们村到你家去还是主动履行,你自己掂量掂量!想好了再联系我!”蒋科教训着挂断了电话。

“老周,你先回去吧。我刚刚已经对他的账户发起冻结。如果你儿子不过来主动支付,我们就去银行扣划!”后来蒋科耐心地解释,老周终于拄着拐杖回去了。

过了几日,路上碰见蒋科,问起这起案件,该案果然执毕了。周某辉因为账户冻结,蒋科又多次沟通,他终于自愿履行。我们通过该案的执行完毕实现了正义!这貌似是一个不错的结局,但这是最终的结局吗?

事实上,“法律正义”是有边界的,我们只需要按照生效的法律文书去执行,比如帮老周执行到位医药费386.5元就实现法律正义了,法律并没有要求我们执行法官去化解矛盾。可以预见,不出意外,明年老周仍然会来法院。他和他儿子虽然住在同一屋檐下,但他们的矛盾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鸿沟,从倒马桶到抡手臂,不知明年还会演出何种戏码。不过我们真的不再需要做点啥了吗?正如我对蒋科提出来的疑问:“为何不直接去扣划了事,而要费尽口舌呢?”

我想,蒋科已给出了答案:“法律正义”是有边界的,但执行法官应着眼于“执结事了”——执行法官不能机械执行,除了实现“执结”这一“法律正义”外,还应实现“事了”的“执行正义”吧!

版权所有:临海市人民法院
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,1024×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
浙ICP备06050081号